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杂文 > 3.3 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宦海浮沉三拜相的张说如此恋家,难怪荣膺“史上最佳老丈人”。(4)二度拜相输姚崇

3.3 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宦海浮沉三拜相的张说如此恋家,难怪荣膺“史上最佳老丈人”。(4)二度拜相输姚崇

四、二度拜相输姚崇

李隆基发动先天政变,获得实际权力之后,对朝堂的改造让人眼花缭乱。首先是以政变功臣替代父亲李旦任命的相臣,前朝的宰相群体中,只留了一个郭元振,张说、刘幽求、钟绍京纷纷加入相臣群体。然后在半年之内,政变功臣纷纷罢相,有意思的是,上一届留任的宰相郭元振是第一个被罢免的,而当初为李隆基登上太子之位就极力进谏的刘幽求甚至在贬斥的路上忧愤至死。同时又清理了中宗李显时期为相,对李旦父子支持力度不够的朝臣,这些人已经被李旦清洗过一次,在李隆基政变后又进行了加码,以当初韦后、宗楚客等人篡改中宗李显的遗诏为由,把青州刺史韦安石、太子宾客韦嗣立、刑部尚书赵彦昭、特进李峤这四位曾经的宰相,分别贬为州郡的别驾,赶出了朝堂。

张说在政变后当月就任命为中书令,算是实至名归的宰相,这是张说宦海生涯的第二次拜相,是他在开元年间的第一次,并且还封爵“燕国公”,这也是后世把张说和“许国公”苏颋两人因文章著称于世而并称“燕许大手笔”的由来。但是此处两人的文章,指的倒不是学术论著、抒情散文和心灵鸡汤,而是诏书一类的公文。李隆基就非常喜欢苏颋的文章,曾经专门吩咐,只要是苏颋写的诏令,要另抄录副本,专门留在宫中,便于品味。后期宰相李德裕(这也是位牛人,历经唐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六朝,多次拜相,也是著名的“牛力党争”中李党的当家人),著述论述说,苏颋能把诏命文诰,做成叙事而自成文体的文章。中唐时期的大诗人元稹也有诗句称赞说:“李杜诗篇敌,苏张笔力匀。”指的也是苏颋和张说二人,能和李白、杜甫相提并论,由此可见燕许大手笔的的功底。除了文章之外,两人还都非常擅长撰写墓志铭,骈文瑰丽,风格雄壮,世人以得到他们两位的墓志铭为荣,杜审言的儿子杜并因为杀身为父申冤报仇,就曾获苏颋自请撰写碑文的荣耀。不过大家也公认,在墓志铭撰写方面,张说更胜一筹。

这样的一个张说,李隆基是非常欣赏的,原本他是可以成为李隆基“不用政变功臣、清理前朝老臣”政策的例外的,可惜他碰到了注定的人生对手——姚崇。

唐朝是一个盛产名相的时代,甚至形成了“房谋杜断”这样的成语,但是能和房玄龄、杜如晦相媲美的宰相,就只有姚崇和接替他的宋璟。

姚崇,本名叫姚元崇,字元之,生于高宗李治刚刚登基第三年的永徽二年(公元651年),在武则天统治时期,突厥的叱利元崇叛逆,为了不恶心武则天,不让她听到“崇”字,改以字称呼,在那段时期的史书上也都称呼为“姚元之”。姚崇生于官宦之家,祖籍在吴兴郡武康(今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姚家是个将门,祖上追溯到南陈和隋朝,都是统兵的将领。其父姚懿,从李渊在太原起兵后就投奔李世民,先后立下很多战功,后来为了削减李世民的势力,在武德四年被降职。姚懿也非常有气节,年仅32岁的他辞职不就,带领全族在硖石(在今河南陕县),躬耕垄亩,教读子孙,繁衍氏族,因此,姚懿又是陕郡姚氏起家之祖。一直到了李治登基,年过六旬的姚懿才再度出山任职,尤其在唐高宗龙朔(公元661—663)年间,与吐蕃接壤的边疆重镇嶲州(今四川西昌)发生邛部蛮族酋长作乱,71岁的姚懿,受命持节任嶲州都督,一手抓平叛,一手抓公正处理汉族同少数民族间的关系,很快平息了叛乱。由于长途奔波和军务劳累,73岁的姚懿一病不起,龙朔二年(公元662年)12月1日逝世于嶲州都督府。

在这样的家风引导下,姚崇少年时候精研军事,勤习武艺,进入仕途后也是侧重军方背景,在武则天执政时期,慢慢升迁到夏官(武则天把兵部改为夏官)郎中。恰逢在万岁通天元年(公元696年),契丹李尽忠、孙万荣叛乱,兵部军机繁忙,但姚崇处理得当,有条有理,受到了武则天赏识,在圣历元年(公元698年),姚崇升任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相。后来又担任相王李旦的长史,即便因为在704年因回家奉养老母而辞去相臣,也任然担任相王李旦的长史,并且在武则天准备任命他为夏官尚书的时候极力推辞,说自己是相王李旦的属官,再执掌兵权不好,于是被任命为春官(礼部)尚书。就在704年9月,他因得罪张易之,先是被撤掉尚书,担任司仆寺卿,后来又外放灵武道行军大总管、安抚大使,临行之前,向武则天推荐秋官(刑部)侍郎张柬之(这是发动神龙政变,把武则天请下帝位的主要实施者)担任宰相。

诡异的是,在张柬之他们发动政变的时候,姚崇又私自回京城了,虽然没有加入主力阵容,但是也算是参与者之一,因功赐爵梁县侯。戏精本色的是,在武则天让出皇宫正殿,移居上阳宫的时候,姚崇又伤心落泪,张柬之略带责备的提醒道:“今天是李唐复兴的好日子,你哭泣泪下,难道是心怀武周,恐怕今后你要遭祸”。张柬之的话也有道理,东汉末期,王允诛杀董卓之后,点天灯以示众,当时的名士蔡邕(蔡文姬的父亲)因为流露出悲伤叹息的情绪而被王允杀死。姚崇答道:“我长期事奉则天皇帝,现在突然辞别,内心感到忧伤难忍,我昨天随你们诛除凶逆,是尽臣子本分,今日流泪辞别旧主,也是我作为人臣应有的节操,如果因此获罪,我也甘心(则天移居上阳宫,中宗率百官就閤起居,王公已下皆欣跃称庆,元之独呜咽流涕。彦范、柬之谓元之曰:“今日岂是啼泣时!恐公祸从此始。”元之曰:“事则天岁久,乍此辞违,情发于衷,非忍所得。昨预公诛凶逆者,是臣子之常道,岂敢言功;今辞违旧主悲泣者,亦臣子之终节,缘此获罪,实所甘心。”——《旧唐书·姚崇传》)。

可能是因为姚崇对武则天的同情态度,更可能因为他长期担任相王李旦的长史,在中宗李显为帝的五年里,曾经的宰相姚崇长期被外放,历任亳州、宋州、常州、越州、许州等地的刺史。等到睿宗李旦通过唐隆政变登基,姚崇很快就被征召回朝,担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二度拜相,后来又升任中书令,成为实至名归的宰相。他和宋璟在睿宗时期搭成班子,革除中宗时期滥用民力,私授斜封官的弊政,贬黜奸邪,赏罚分明,杜绝请托,使得各项法规制度重新得到回复,被誉为有贞观之风。

在姚崇为相的第二年,鉴于太平公主干扰朝政,诸位皇子也都王手握兵权,对皇太子李隆基构成威胁。景云二年(711年),姚崇与宋璟密奏睿宗,建议请太平公主迁居洛阳,李隆基的两位哥哥和两位兄弟出京任职。这个提案激怒了太平公主,同时也让睿宗李旦有所触动,警惕于李隆基的势力,并没有被采用。李隆基来了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上奏皇帝,声称两人离间宗室,请求对二人处以极刑。如此一来,李旦反而不便于严惩了,于是两人分别外放刺史。

李隆基在七月发动先天政变真正掌握权力之后,十月十三以组织阅兵不利的罪名,先是要杀身兼相职的兵部尚书对郭元振,在宰相张说和刘幽求的之下,免职流放。第二天就召见姚崇,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宰相,姚崇在接受任命的时候,就给李隆基上了“十事”,也就是提出十个方面的进谏,大致包括施行仁政、不发动边疆的扩张战争、对宠爱的亲信的不法行为严加制裁、不让宦官参政、接受大臣进谏、礼待大臣、禁止营造佛寺道观、禁止外戚内宠专权等。并且说如果李隆基能采纳,自己就上任,否则只有抗命。

以我们这些跳出局外的后来人看,姚崇的这十条其实是治理天下的常识,中国历史上,哪位皇帝真正按照这个去做了,就会使明君,就会开创盛世,可惜的是,绝对的皇权总是让这些落实不了。不过这个时候的李隆基,还是有着一番要比肩曾祖父李世民贞观之治的雄心的,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了四个字:“朕能行之!”这十条,其实也正是开创开元盛世的治国方略,姚崇确实不负名相盛名。

就这样,姚崇的宰相履历,除了在武则天时代和睿宗李旦时代,又增添了玄宗时代的第三次拜相。

但是抛开姚崇的治国理政的能力不说,回顾一下姚崇的“发迹史”,就会发现,他是一个对局势判断非常准确,也特别会揣摩上级意图的精明人。

他先受武则天的信任拜相,在武则天执政后期,他敏锐的判断出武则天必定会“不体面”的下台,于是他就被外放了,走之前又推荐了张柬之;在爆发把武则天拉下皇位的政变之前,他却又擅自回京,参与了政变,这其中,相信抱着知遇之恩的张柬之起到了作用;在表达了对武则天的同情之后,他离开了动荡的朝堂外出任职,避免被卷进唐隆政变;李旦登基后,他回朝为相,又在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之间做出了准确的站队,并且又一次离开了朝堂,既表达了对李隆基的支持,有没有赤膊在政变中赤膊上阵。假如任何一个步点没有踩准,恐怕也没有今天。

说了这么多姚崇,这才是重点。

面对这样一个精灵剔透的聪明人,张说的智商明显余额不足。他和张说有一些旧怨,张说眼看姚崇上升的势头这么猛,心里有点紧张,也担心姚崇像顶掉郭元振一样顶掉自己的第一宰相。慌不择路,张说出了昏招,他先是指派御史大夫赵彦昭去弹劾姚崇,结果没有反应,他又让先天政变的功臣,也是李隆基从小的好朋友姜皎去进言,推荐姚崇外放担任河东总管,结果被李隆基识破,呵斥道:“此张说之意也,汝何得面欺,罪当死!”姚崇的反击则是一招致命:他在一次下朝的时候故意一瘸一拐的走路,李隆基问他是不是腿脚有病,姚崇回答说自己有很严重的心病,张说前几天秘密前往岐王李隆范的府上,不知说了什么,一个是第一宰相,一个是有政变拥立之功的您的爱弟,如果出了什么难以言说的大事,该如何是好(“姚崇即为相,紫微令张说惧,乃潜诣岐王申款。他日,崇对于便殿,行微蹇。上问:‘有足疾乎?’对曰:‘臣有腹心之疾,非足疾也。’上问其故。对曰:‘岐王陛下爱弟,张说为辅臣,而密乘车入王家,恐为所误,故忧之。’——《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六》)?

这深深触到了李隆基的敏感神经,就在政变当年的十二月,张说、刘幽求就被罢去相位,而出任中书令的第一宰相,正是姚崇。

张说在玄宗时期的第一次宰相生涯就此结束,时间不到半年。这其中固然是李隆基对政变功臣心存忌惮,同时也是要给姚崇创造一个无人牵绊的政治舞台,当然,姚崇极强的权利欲也起了很大作用p>

3.3 秋风不相待,先至洛阳城——宦海浮沉三拜相的张说如此恋家,难怪荣膺“史上最佳老丈人”。(4)二度拜相输姚崇: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