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杂文 > “早上梳头三百遍,梳完再吃饭”

“早上梳头三百遍,梳完再吃饭”

革命军人,中国文化部一级美术师、一级作家,百岁寿星……都是孙予之老人的标签。

1937年参军的孙予之,随部队南征北战,参加大大小小战役百余次,抗美援朝回国后,转业来到合肥,1984年离休。

如今,居住在胜利路街道窑湾社区、已是102岁高龄的孙予之身体健康,兴趣广泛且风趣幽默,书画、京剧、摄影、花卉……都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少年有才思

孙予之老家在山东省邹平县焦桥镇孙家庄村,他祖父、父亲都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好善乐施,颇有威望,母亲是一名家庭妇女。

“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还可以,读了7年的私塾,打下了古文功底。”102岁的孙予之回想起儿时写的作文曾被老师批注“小资才思,令人可夸”。

“1935年我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第二年,考进了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这个学校创建于1902年,是当时全国最早的师范学府之一。”百岁高龄的孙予之回想年轻时的境况,依然思路清晰。

在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孙予之受革命挚友李寿岭影响,参加了援绥抗战大罢课,后被国民党政府押送回原籍。

参加八路军

1937年,济南沦陷。孙予之响应党的“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受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派遣,回到家乡开展抗日活动,并参加了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正是这次起义,孙予之正式成为八路军战士,次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那之后,孙予之大大小小战役参与百余次。最让孙予之记忆犹新的是“杨家横三次战役”、“吉山突围战”。

“杨家横战役是山东地区抗日战争打得比较大的一次战役,主要是针对日军对鲁中地区第一次扫荡的反扫荡,从1940年的5月开始,一直打了8个月,我们三战三捷;1942年的吉山突围战,打得异常艰难,我们实际只有两个连的兵力,与5000余敌军殊死拼杀,到最后大部分战友都牺牲了,我们只剩下17人活了下来。”孙予之慨叹战争的残酷

志愿入朝鲜

解放战争时期,孙予之参加了莱芜战役、渡江战役,一路打到厦门。

1950年在中国军事学院学习的孙予之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

“那时,我在高射机枪团,专门打天上的飞机。部队还在朝鲜西海岸打过伏击战,埋伏在机场附近,伏击敌人飞机。那一次伏击非常漂亮,有效射程!击落敌人一架飞机,击伤一架。”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孙予之提起这,还满是兴奋。

正是不平凡的经历,1955年、1957年,孙予之被分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

离休作报告

抗美援朝结束后,孙予之回到国内,担任铁道公安四师十五团政委,1年后到高级公安学校学习。学习期间,因病转业,任安徽省委交通部直属分党委副书记。此后,先后担任安徽省交通厅组织部长、交通学校党委书记、省汽车公司党委第一副书记、机关党委书记等职。最后在交通厅机关劳动服务公司任上离休,时间是1984年。

离休以后,孙予之并没有闲着,截至今年4月,他到学校、工厂、机关等单位作红色报告近6000场次,受教育者有300万之多。

作为民生工程的一部分,瑶海区胜利路街道窑湾社区的工作人员,经常探望、慰问孙予之。

也因为耳不聋、眼不花,思路敏捷,孙予之和他们交流起来很是畅快,没半点障碍。

爱好颇广泛“我有八大爱好:诗词、绘画、京剧、花卉、钓鱼、太极、摄影,还有看菜谱!”离休30多年的孙予之“每天都闲不下来”。

“我喜欢书法、绘画,以国画为主,也经常写作,我现在是中国文化部一级美术师、中国一级作家,还在安徽省老年大学高级研修班学习书画和摄影。”孙予之向窑湾社区的工作人员展示着自己的证书、作品和收藏,“1936年,我在济南第一次按下相机快门。当时相机还是借来的,由于光圈等是固定设置,还得在固定时间拍摄。抗美援朝后,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上海120型海鸥牌相机,现在总共收藏有7台相机啦!”

“原来每天在逍遥津练太极拳、太极剑,后面还有人跟着我学,后来人越来越多成了一个小集体!”孙予之哈哈大笑,“钓鱼技术也还算可以,钓过最大的鱼有14斤半。不过现在不敢钓鱼了,怕自己被钓到河里去!”孙予之和窑湾社区的工作人员分享着一次钓鱼不慎掉进水里的经历,大家哄堂大笑。

对于京剧,孙予之也是满心喜欢,自己经常拉京胡、吹笛子,还吹得一手好箫。有时也会哼上几句京剧;孙予之家中阳台种植着五六盆植物,有梅花、五针松、茉莉、杜鹃、红枫、小叶紫檀等。

“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看菜谱,我买了十几本菜谱。同样一个菜,我看了不同书里面的不同做法。”看完之后,孙予之会把菜谱写在纸条上,贴在厨房,亲自掌勺。

帮保姆认字

2017年,家住巢湖的曹平姐被孙予之的女儿带到家中,照顾百岁孙予之的日常生活。曹平姐文化程度不高,孙予之尝试着拿起学校课本,教曹平姐学习文化。

“冬天的时候还可以做做鞋子打发时间,现在夏天也不用做鞋子,就很无聊。就让孙老拿书来教我。”曹平姐说出了练习写字的缘由,“主要想认全电视画面中的字。”

“反正平时在家里也没啥事,就教她写写字。”孙予之拿起在桌上的练习本,上面有一行整齐的大字,都是孙予之和曹平姐努力的成果。

“她的名字不好叫,曹平姐,谁叫她名字都要叫姐,所以我平时就叫她小曹!”孙予之幽默一下。

梳头三百下

102岁的孙予之思路依然清晰,耳不聋,眼不花。在他而言,他有自己的“诀窍”,那就是每天坚持梳头。

“我现在思路还算清晰,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坚持梳头。我个人认为,我现在思路清晰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习惯。”孙予之介绍起了自己的“诀窍”,“每天早上梳头三百下,不梳完不吃饭!”

孙予之日常饮食也很讲究,早上牛奶鸡蛋小馒头,中午一荤两素加个汤,“会喝点酒,促进血液循环。”

孙予之平时喜欢看新闻,家中还订了报纸。有时晚上看报纸看得入神,都能忘记时间,“很多次都看到夜里12点才反应过来,好在睡眠质量好。”

每天,孙予之有6个小时的时间读书看报,写诗画画,“最近正联系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准备出版我创作的60多首诗和4篇回忆文章,年底前有可能面世。”

谈丽 冯娟 实习生 罗人杰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陶虎 文/摄

“早上梳头三百遍,梳完再吃饭”: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