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杂文 > 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李秉衡该不该背锅?

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李秉衡该不该背锅?

李秉衡(1830-1900)

威海陆路失守后,北洋舰队依托刘公岛等岛屿作最后的抵抗,形势危急。当此之际,时任山东巡抚李秉衡对援救北洋舰队采取了什么态度呢?

以往有人曾认为,李秉衡对北洋舰队的存亡是不闻不问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李秉衡认为,要援救北洋舰队,必须反攻威海,但威海战斗的失利已经表明,仅凭现有兵力,自守尚且不足,唯有厚集援兵,方可实行反攻,“图救刘公岛于万一”。

因此,李秉衡把催调援兵看作是准备反攻威海的头等大事。

当时,在李秉衡的恳请下,清廷已准调总兵丁槐、陈凤楼、李占椿、万本华、张国林等部共二十五营赴援山东。这曾使李秉衡感到振奋,认为“如威能二十日无事,添此兵力当可挫贼”。

为使各路援军早日抵达前线,李秉衡尽了最大的努力。他发给各路援军统领的电报多如雪片,不仅屡屡催问行期,而且一再请求他们务必取捷径开进,以期速达。他还向省内有关司、道、府,县下达各种保障援军顺利开进的任务,并与遭运总督、清江转运局、天津东征粮台等保持电讯联系,凡援军所需之军械、粮饷、车辆、夫役、柴草、麸料等无不一一过问,预为筹办。

对于调集援军一事,李秉衡催求之急,筹划之细,已是到了唇焦舌敝、苦心竭虑的程度。这正反映了他欲速集援兵反攻威海,以解救北洋舰队的迫切心情。

李秉衡在催援的同时,还拟定了分路反攻威海的计划。其大略为:

以丁槐部援军、绥巩军散勇所编三营及东军一部“为沿海北路进攻威海之师”;

以陈凤楼、李占椿、万本华、张国林等部援军及东军孙万林部,“为中路进攻威海之师”;

以奉旨回援山东之章高元部二营,新募之李定明、杨昌魁两部、分防胶州及莱、潍间海口,在南路相机策应”。

这一计划表明,李秉衡的催援反攻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有决心将其付诸实行的。

有人认为,李秉衡在威海陆路失守后,提出为固省城门户而移驻莱州,乃是置北洋舰队的命运于不顾,为自己逃跑制造借口。这种指责是缺乏根据的。

实际上早在威海失守之前,李秉衡已于1月23日的电奏中向清廷报告了当时省城门户空虚的情况。他认为:“莱、潍、黄县一带为登、烟后路,即为省城门户”,现在“虚无一营”,“省城门户洞开,毫无屏蔽”,对此种情形表示担忧。

及至日军攻占威海后,又攻占文登,构成了西趋海阳、莱西,深入山东腹地的威胁。李秉衡鉴于此种威胁,移驻莱州进行布置,是合情合理的。尽管后来日军未再西进,但当时李秉衡作为职任封疆的山东巡抚为省城及腹地安危而预之为备,实属职责所在,显然并非是为逃跑而制造借口。

后来李秉衡虽移驻莱州,但仍坚持催援反攻威海的方针,并为此拟定了分路反攻计划,可见其移驻莱州与反攻威海以解救北洋舰队之间并无矛盾。

北洋舰队的覆灭,不是由于李秉衡的移驻莱州,而是由于待援不至,对此真正应负责任的是清政府及李鸿章。

正当李秉衡极力催援的时候,清政府却认为“威海既失,眴届冰开,畿辅防务较东省尤为吃紧”,竟调丁槐部改赴天津,后又允李鸿章所请,调陈凤楼部北上直隶。

丁槐部虽经李秉衡力争仍留山东,但陈凤楼部却终被调走。由于陈凤楼部系马队,行进较速,李秉衡对该部迅速赴援刘公岛曾寄于很大希望。他在被迫同意调走该部的同时,仍致电陈凤楼,向陈转达丁汝昌求援的信函,并提出“如公能即日拔队往救岛舰,弟当电奏乞留。”希冀对援救北洋舰队作最后的努力,但这一努力仍归于无效:

此时其余各路援军亦迟迟不进,使北洋舰队终因坚守待援不果而惨遭歼灭。事后,李秉衡曾表其愤懑之情说:

“援军仅丁(槐)二营到省,催两日无东来耗。又三营勤诸城,即滋事戕营官。李(占椿)、万(本华)、张(国林)三军入东境,迟迟不前。陈凤楼到潍,傅相电止,奏调回直,奈何?岛舰无兵救,真堪伤痛。

清政府失败主义的战争指导和清军的腐败,使季秉衡为援救北徉舰队而反攻威海的计划终成画饼。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山东社会科学》,1992年10月

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李秉衡该不该背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